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真宝第十章逃脱营养

2021-01-15 来源:

真宝 第十章 逃脱?

夜幕慢慢降临,一朵朵雪花飘落,艾尔贝塔虽然是港口城市,但也无法抵御寒冬的侵袭,叫卖声不绝的商人街,此时也只有寥寥几人蜷缩在摊位后,裹着厚厚的毯子,静候着可能出现的顾客。

然而,在一处小院中,却有着一群“勇于”挑战严寒的人。这是九个人,八男一女,他们身上的衣服只能堪堪挡住重要部位,让自己的肌肤暴露于天地下,承载着飘落而下的雪花。

几人的嘴唇冻得发紫,身体自发的利用颤动来提高体温,然而在无情的飞雪下,这一切却只是徒劳。

九个人的眼神各不相同,有怨恨,有恳求,有楚楚可怜,也有昏昏欲睡。这九人正是之前对星痕出手的八人以及小楼的主人,那名美丽的女子。

星痕裹着厚厚的棉服,在他手上有着一个小水壶,水壶中的水已经结出了薄薄的一层冰面。

“各位朋友,我知道大家可能觉得有一点冷,但请在坚持一下,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麻烦大家告诉我。”星痕清了清嗓子,提着水壶来到带他来此处的那名恶霸身边说道。

“天地树果实被放在哪里了。”星痕看向这名恶霸。

恶霸眼中的恳求立刻变成委屈,他委屈的摇着头,甩出朵朵泪花。

此时这名恶霸早已服软,他可没经过这种折磨,不像格纳他们那般硬气,所以星痕问什么他都招了,不管是自己的身份,还是其余人的,包括自己的主人,那名女子的身份也说与了星痕。只不过星痕提的这个问题,以他的身份是真的不知道。

星痕叹了口气,水壶的壶口微微朝下倾斜,一道水流落下,再一次打湿了恶霸的头发。本来身体就极度寒冷,又被冰水这么一激,恶霸再也扛不住,一下昏迷了过去。

他的两名小弟,见状吓得一哆嗦,拼命叫嚷道:“我们真的不知道,以我们的身份,是不可能知道的,你问维姬小姐,或者问格纳,他们肯定知道。”

星痕闻言一脸愧疚的表情说道:“我知道,刚才是习惯了,不好意思。”说完,他提着壶来到了维姬身边。

维姬便是三名恶霸的主人,那个充满魅力的女子。此时维姬抬头看着走到身前星痕,眼角的泪花已经凝为了冰晶,以她姣好的面容,再加上身上只穿着三点式,绝对是可以勾起男人欲火的尤物。当然,在严寒面前,欲火也会被冰洁,何况还是别人的,而不是自己的。身材再火爆,也只能颤颤的发抖。维姬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鲜有男人可以抗拒,当然,星痕显然属于另一类人。在他眼中,宝物和金币才是最美丽的东西,至于女人...恩,女人只会夺走他的宝物和金币“可恶的瑷芘!”

还有一点,星痕虽然没有说,但他心里是很清楚的。维姬看上去只是一个弱女子,但其却有很深的功底,否则一般女子在这种酷寒下,早已承受不住。而她却只是在发抖,甚至就连她所展示出的表情,都难有几分为真。

“维姬小姐,天真冷啊。”星痕搓了搓手,缩着脖子道。

“我...我好冷...放过我...好么,求你了。”维姬哀求道,她的声音充满了恐惧,就像一个受惊的小女孩。

然而,对于维姬的哀求,星痕却是充耳未闻,就连壶嘴倾斜的速度,都没能减缓丝毫。其余人看到这一景象,同时给予了星痕一个评价“恶魔!”哪怕是格纳这种曾经多次徘徊于生死边缘的人,也自认为无法对此时的维姬下手。

看着壶嘴缓缓亲写,壶中的冰水随时将要冲出束缚,维姬眼中的惊惧之色更浓了,就像一头面对饿狼的小绵羊颤颤发抖。然而,这一切并不能阻止星痕,一道极细的水流从壶口滴落,虽然只是轻柔的水,但落在维姬身上,却让她汗毛倒数,那滴落的好像不是水,而是一根根冰针。

“我...我只知道天地树果实在乔森特家族的庄园里,至于藏在哪,我这个外族人是没有权利知道的。”维姬终于受不了,大声喊出了她知道的一切。

这是一种出卖,若是放在别人身上,绝对会被世人唾弃,然而维姬此时这弱女子的身份,却让其他的几人心生佩服,在星痕这种同时上传本人手持证件的清晰照片。因此恶魔的手下,能坚持到此时,足以称得上巾帼英雄了。

当维姬喊出来后,星痕也停止了他的“酷刑”,维姬说出来的话,和他预想的差不多,如果对方真的很清楚的说出来具体位置,那么他反倒需要留意了。

星痕随手将一条毯子披在了维姬身上,这对维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感激的看了一眼星痕,然而却发现星痕根本看都没看自己。星痕之所以将毯子丢给维姬,并不是因为他存有怜悯,而是他觉得维姬的回答他还算满意,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个“绅士”。

“格纳副队长,接下来咱们该聊一聊乔森特家族的治安问题了,作为一个警员,我需要给予这种大家族的安保进行评测,请您配合我的工作,谢谢。”

包括他们曾在那里停留、遇到过什么人、在那家饭店就餐以及参观了什么景点等

星痕拿出警员证,一本一眼的对格纳说着。当然,他的举动只会招来其他人的鄙夷。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被捆绑的像个粽子般的格纳,突然挣断了身上的绳子,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个卷轴。只听“嗤啦”一声,卷轴被格纳撕开,一个直径足有一米的巨大火球,向着星痕爆射而去。于此同时,格纳毫不犹豫的反身就走,他知道,即便自己消耗了一份珍贵的魔法卷轴,也很难阻挡住星痕,他要利用这个时间逃走,只要逃出这座小院,那么自己就安全了。

......

乔森特家族的庄园坐落在艾尔贝塔城的正北方,占地千亩,与商人公会以及码头共称艾尔贝塔最显眼的三处建筑。

“快开门!”

庄园外,一个大汉慌张的拍着门。

很快,几个人闻声跑来,看到来人后,惊讶的说道:“格纳?怎么了?”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家主禀报。”

负责看门的守卫,在看到格纳慌张的样子,也都大为疑惑。作为乔森纳家族护卫队的副队长,在艾尔贝塔这里,可以说横着走了,很难想象什么事让他慌了神。

“格纳,发生什么了?”这时,一名金发男子走了出来,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但眼中却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沧桑,他是乔森特家族的护卫队队长,也是格纳的直属上司,同时更是乔森特家族的三少爷。乔森特?达伦。

达伦一名高达七十七级的骑士,以他目前的年纪,能有这种成绩,足以称之为惊艳,日后必能成为九十级以上的存在,甚至有望冲击那超脱凡人的境界,是乔森特家族的荣耀。天赋惊人的达伦年仅十五岁就出去闯荡了,在他回来后,整个人沉默了许多,也收起了乔森特家三少爷那耀眼的身份,做了本应下人去做的护卫工作。乔森特家的人,曾经问过被达伦带回来的格纳,但格纳却什么也没有说,最终也只能由得达伦。当然,虽然对外只是护卫队的队长,但达伦的地位在乔森特家族却没有丝毫降低。

格纳看到达伦,立刻急道“队长,有...有麻烦了。”

“什么麻烦?”达伦皱眉道,他也很少看到格纳如此慌张。

“天地...天地树果实。”格纳急道,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天地树果实怎么了?”达伦目光一冷,一股煞气冲击向格纳,让他身体一颤,不过原本的慌乱却被驱散了许多,镇定了下来。

“天地树果实有危险,有个不知哪里来的高手,抓住了二太太,逼她说出了放置天地树果实的地方,他现在恐怕已经去了。”

“什么!?”达伦双目一凝,露出怒色道“嫂子怎么样了?怎么就你一个人逃出来?到底怎么回事,说详细点。”

格纳听到达伦一连串的问题,更加焦急了:“二太太没事,只是囚禁了起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快去看看天地树果实还安全么!一边走我一边跟您说,晚了可能就出事了,那个人很有可能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大盗?星!”

“竟然是他?走!”达伦在听到星的名字后,脸色也是一变,立刻带着众人直奔乔森特家的豪宅而去。路上格纳将自己接到二太太维姬的命令,去收拾一个不开眼的家伙,最后在微博点击率的曲线图中反被对方制住的事情说了出来。听后,达伦也认为,此人是星的可能性极高,因为他们早已收到老杰克的传讯,说大盗星很有可能会在近期来艾尔贝塔。至于是用手中的落星跟他们换天地树果实,还是用偷得,那就不是老杰克管的了。

“不用担心,有两位大师看守,即便是那个神秘的星来了,也很难下手。他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兑换,乔森特家族不会仗势欺人,但如果他要是想招惹乔森特家族,那么他会和落星一起留下的。”达伦在听完后,冷声说道,对天地树果实的安危并不显得很担心。

长春子解约之说未必没有根由;也有友认为宫内膜炎
合肥哪家医院男科好
海口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
济南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