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破天第八百二十一章还是废话营养

2021-01-15 来源:

破天 第八百二十一章 还是废话

说话间,梦惢又和丹轩贴近了些,显得亲昵得很。

叶鏊等三人对视一眼,他们了解梦惢的性格,这个女子天赋了得,外表虽然看上去举止开放,但实际上内心保守,很难彻底去认可一个人。

丹轩有些尴尬地挪动了一下身子,朝着众人拱了拱手,道:“在下丹轩,初次见面,幸会!”

众人回应,叶鏊目光扫过众人,笑着道:“还差一位,梓潼姑娘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守时辰啊,不如我们……”

然而,叶鏊话才说到一半,却忽然被一名女子的声音打断。

“叶大哥,你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话音落,一名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少女出现在了隔间之内,丹轩定睛望过去,饶是他竟也是惊艳了一下,只见面前的这位女子身着一身白裙,腰间红色束带,恰到好处地将身体曲线勾勒了出来,皮肤白皙胜雪,眉眼清丽,气质脱俗,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云一般淡雅肃然,就像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让人不忍移开目光!

“呦呦呦,三年不见,没想到梓潼妹子却是越长越漂亮了,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梦惢在一旁酸溜溜地说道。

莫梓潼却是淡然一笑,宛如天边一片云彩般飘到了桌前坐下,笑着道:“惢姐又在打趣了,我再变也不会比得上惢姐你的美貌啊,你可是芳洲域出了名的大美女,梓潼可比不了?”

梦惢一听虽然明知莫梓潼是在吹捧自己,但还是觉得心里美滋滋的,笑着道:“梓潼妹子还是这么会说话,那惢姐我就同意你的说法了!”

梦惢掩嘴偷笑,众人却是一脸干笑。

莫梓潼目光依次扫过众人,最终目光定格在这桌子上唯一的一个生人面孔上,问道:“这位是……”

“奥……”叶鏊惊醒,连忙介绍道:“这位是丹轩,我在路上见到的朋友,医术很是高明,他也是这一次参加器王大赛的参赛者!”

话音落,叶鏊又指着莫梓潼介绍道:“丹兄,这位叫莫梓潼,乃是云域七曜宗如今最杰出的天才人物,这一次的器王大赛,她可是冠军的有力竞争者呢!听说本次器王大赛的冠军会得到一枚尊灵丹,可是货真价实的九品丹药,吃下便可令尊者提升一星的修为,此等逆天的宝丹,想必定然已算是梓潼姑娘的囊中之物了吧!”

丹轩闻听此言却是手腕微微抖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一次大赛的冠军竟然会是九品丹轩尊灵丹,如今丹轩乃是八星尊者,如若得到这枚尊灵丹,岂不是顷刻间便会成为九星尊者吗?任何提升实力的手段都是他迫切需求的!

莫梓潼闻言却是好看的笑了一下,笑道:“叶大哥就会说笑,有众位天才们身在此处,我还哪敢说什么冠军不冠军的!谁不知道,这一届的器王大赛,叶大哥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冠军人选,这一点,我可没有说错吧!”

众人笑着,但是丹轩能够感完善八大商圈夜服务功能觉出来,除了那个梓潼,其他每人的眼里似乎都流露出那么一丝的嫉妒,很显然,这些人表面上看上去感情不错,实际上都属于竞争对手!

此时,菜品都已经端了上来,消瘦青年白黎拿起筷子,笑着道:“咱们三年前约定的一共六人,然而,这一次却只来了五人,在来之前想必众位也都收到消息了,暇陵域的左寻,却是在比赛之前受了重伤,听说伤得很是严重,如今都未曾好转,这一届的器王大赛,左寻可是最后一次参赛的机会了,错过了这一次,他可是就再也没有进入云府的机会了!”

满脸胡须的阮浩君却是微微一笑,道:“别说左寻与云府无缘了!听说这一次,暇陵域排名前十位的天才全部都受了重伤,如今暇陵域的领队乃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丫头,看来这一次,暇陵域恐怕要取代乾堂域,必然会成为器王大赛的最后一名了!”

叶鏊听到暇陵域这个三个字,却是不由得扫了丹轩一眼,笑着道:“话也不能这么说!万事皆有可能嘛!”

叶鏊不想说破,但是莫梓潼眼尖,她其实早已经看出来了,丹轩应该就是暇陵宗的参赛者,她扫了一眼丹轩,道:“大家要想知道暇陵域的情况,其实问他就可以了,他应该就是暇陵域的参赛者吧?”

丹轩本来低头吃菜,耳边有意在此基础上慎重决策。无意地听着众人的谈话,却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却是微微一惊,抬起头来,却见众人都在望着自己。

丹轩干干一笑,道:“大家干嘛这么着看我,其实我也是刚入暇陵宗不久,关于你们说的那些事情,还有那个左寻,其实我都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

众人半信半疑,感觉有些愕然。

接下来的时间里,众人谈论了一些关于器王大赛的相关事宜,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来的小道消息。丹轩则是在一旁听着,却并未发表意见。

未时未到,聚会结束。

众人纷纷散去。天曼楼下,丹轩却是望着叶鏊,问道:“叶兄,你对云府知道的多,你可知云府之中可有走出保护棉农预期魔域的方法吗?”

叶鏊微微一怔,不由得多看了丹轩一眼,面色有些诧异,不过他涵养极好,并未深究,只是沉思了一下,道:“我倒是听说在云府之中有一位名叫闲云的长老,好像也是云府众位长老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个,据说他倒是经常出魔域到外面的世界,丹兄弟,你不会想要出魔域吧,外面的世界可是很凶险的,人心险恶停车熄火后啊!”

丹轩只是淡然一笑,并未回答。叶鏊见丹轩似乎不想明说,便不再追问,望着丹轩说道:“丹兄弟,你去哪,我送你?”

丹轩却是摆手道:“没事,我想自己走走,叶兄请便!”

叶鏊也不是个喜欢纠缠的人,眼见丹轩拒绝,便拱手道:“那好,丹兄弟,咱们就比试场上见喽!”

丹轩微笑着回应。

贵阳治疗卵巢炎费用多少钱
西宁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上海治疗宫颈糜烂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
济南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