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睡神回档第六十九章唐红的踪迹营养

2021-01-15 来源:

睡神回档 第六十九章 唐红的踪迹

卢西看着乐鱻,听完乐鱻的话,拿出挂着自己身上的玉牌,仔细摸索着。这块东西不能损坏?不能吧?只是谁愿意把几百万给败家了呢?要不试试?

乐鱻看到卢西真的拿出来一块玉牌,顿时不淡定了,难道真像那女的说的一样?那玉衣完整之后会出现不可思议的事情?乐鱻突然很想看看呢。

“看来是有人集齐了其它玉片了呢,就是不知道是谁了,会是你吗?红姐。”卢西沉思中想到了唐红,这位御姐在玉石之乡摆了卢西一道之后就在也没有消息了。

“乐鱻,我知道了,既然有人想要,他们肯定会来找我的,到时候我们在做打算吧。”卢西让乐鱻下去了。同时开始让人查看监控,昨晚到底是怎么就被人把乐鱻给绑了,如果对方真的起歹心,卢西估计又得见证一下乐鱻的死亡了。

陈小天才科学者和逃亡者。性格和身分截然不同的角色对二宫而言无疑是一次全新的挑战。刀很快就拿到了乐鱻转移记录下她自怀孕以来9个半月的冲浪经历的视频,卢西看着两个美女把乐鱻带走的。

看到视频上的女人,卢西也没法认出对方是谁,一句话,不认识。

陈小刀也没能查出对方是谁,大家见没有更好的结果,只好作罢。事情只有找上门才能知道对方想做什么,现在卢西也一头雾水。如果真的是唐红拿到了玉衣,卢西估计会把把玉牌给唐红吧。

就在卢西疑惑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远在他国的某一个地方,此时唐红正在和一帮人交易着什么。

此时唐红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密码箱,唐红打开密码箱,里面露出一箱子美金,唐红转过箱子面相对面坐着的男子。

“野武,你可要想好了,我钱已经带来了,而你们现在居然想反悔?”唐红对着这位穿着一身野战服的男人说到。

“唐红,自从金爷载了之后,来这做生意的已经换人了,你要的东西就在这,可是你想就这么拿去,是不是给的有点少了?”野武摸了一把头发好整以暇的说。

“怎么?说好的价?你现在想加价?是看我好欺负嘛?”唐红只身一人在这里交易,当然有所依仗。

现在唐红可是黑点附身的唐红,原本唐红没想过吸收人体能量的,只是以动物能量来维持。接着继续寻找玉衣玉片。

现在野武手上居然出现七十片玉片,让唐红也没有想到。自己辛苦追寻,也只找到三十片而已。整个玉背心由一百零八片玉片相连而成,玉背心眼看就要找全了,唐红也很高兴。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传说,我为什么放出来,就是希望拥有玉片的人找上门来,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能拥有这么多玉片啊。哈哈哈,也只有那些傻瓜自认为有钱就可以买到自己想要的。而不知道,来了我这,钱和玉片都是我的。”野武说完张开双手,显摆着在他身后十几个端着枪的队伍。

“看来没什么好谈的咯。”唐红一双眼瞬间眯了一下,那表情冷的可怕,野武看着突然转变的唐红,心里一阵发毛,本能的感觉不对劲。

唐红说完,右手瞬间一个手刀插向野武,野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唐红的一只秀丽的手插进了胸口。

“你.....”野武想说什么,但是生命的流逝,让他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瞬间,唐红通过黑点,一下把野武吸成了人干。

后面的人都看傻了,本能的忘记了开枪。等唐红把手抽出,他们才反应过来拿起枪就开始搜索引擎现在越来越智能化向唐红扫射过来。

但是唐红的动作更快,直接一个弹射冲向最近的一个人,一手抓向对方喉结“咔”的一声了结了一个。

唐红并不停顿,连续的快速走位,没经过一个人就带走一个生命,留下的只是一具干尸。

枪声很快停止,唐红站在一堆尸体旁,一双娇嫩的手染着鲜红的鲜血,血水正顺着手指滴向地面。

唐红走到桌子旁,拿起一条毛巾擦着双手。那冷酷的表情,让人望而生畏。

打开野武旁边的密码箱,看到里面整齐码放着的玉片,唐红重新盖好密码箱,同时把自己那一箱子钱也盖好。

把这些人堆在一起之后,唐红淋上汽油,点燃打火机扔了进去。火焰可以销毁一切,唐红带着两个密码箱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明天也只会出一个:“某地发生火灾,某头目或死于火灾中”之类的报道。

“嗯,还差7片吗?看来只有集齐玉片才知道这个玉背心是不是像传说中的一样。”看着一箱子玉片并没有产生想象中那种影响力,唐红觉得或许只有把玉片集齐把玉衣背心还原才能有效果吧。

“找完最后七片,就去找卢西拿回那一片就全了。卢西,你等着我哦,哈哈哈。”唐红想到卢西就有一股很强的期待感。

接着唐红开始坐上飞往下一个目的地的飞机。而卢西此时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我靠,谁在背后说我坏话?陆展博,是不是你这个小子。”卢西看着正在吧台和乐鱻喝着酒的陆展博说。

“嘿,我们刚才正说你小子到底是如何把山宏野次坑得哭爹喊娘的事情。”陆展博跟卢西说到。

陆展博和乐才能浇筑混凝土鱻认识之后,两人就引为知己,没想到陆展博对动漫游戏也是超热爱,当看到乐鱻那一箱子手办模型的时候就拉着乐鱻不断哀求让给他一个。

乐鱻当然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让人啦,这不,陆展博就缠上乐鱻了。

“卢西,陆展博这小子疯了,他不但说你坏话,还编排你和文佳佳的事情。说他一眼看出文佳佳还是处。”乐鱻可是知道卢西怎么样的,陆展博为了乐鱻的手办,可谓是大谈他泡妞秘籍。说看人很准的,这就慢慢列举啦,说到卢西和文佳佳的时候卢西出现了。

“好小子,我说我怎么突然打喷嚏了呢。原来是你小子在背后说我坏话呢。”卢西上前一手掐住陆展博的脖子誓要杀了这个混蛋,文佳佳和自己还没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卢西和他们玩闹了一会之后,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喝了起来。

“乐鱻,没想到你也是孤儿,我们的命运很像啊。”卢西感叹了一句。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机遇。”乐鱻也感叹到。当然,两人聊的也没有涉及两人的秘密,陆展博也只会认为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在互相交流。

“你们就被感慨了,来来来,我们喝。”陆展博举起酒杯来。

“好,喝。”乐鱻和卢西也举起酒杯碰在一起。

几人在吧台喝酒聊天,坐在远处的婉言默默的关注着卢西。现在婉言就像一个暗恋者一样,对卢西有着不一样的着迷。

看着卢西在那谈笑风生,总幻想着自己能在卢西身旁。但是贸然闯入卢西的生活,婉言怕被卢西拒绝。所以婉言只是在一旁关注着,迷恋着。

婉言的心思,是人想不到的,对一个没有接触过的人如此迷恋,而且还是痴迷上了。所以说爱情,是一种说不出的东西,一不小心就会心触动爱的那跟弦,让一个人或两个人亦或三个人堕入爱河。

服用氯吡格雷过程
南京宫颈糜烂治疗多少钱
阜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
济南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