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盗贼王座第一百二十八章凑齐营养

2021-01-15 来源:

盗贼王座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凑齐

萧毅恒不断地点评着,声音清楚地传入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不过萧毅恒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点评,而是根据目前最热门的人选进行点评,偶尔间,才会出现一二个大家完全陌生的炼丹师。但不得不说,这一届的炼丹师实力,都是很强。

七阶的炼丹师当中,热门人选中,差不多全是选择了八阶的丹药。

在他们的观念中,绝对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念头在炼丹。

五万余名炼丹师中,决胜出一千人。

这一种淘汰制,完全不亚于决赛时刻,每一名炼丹师无不是全力以赴,任何的一个失误,都有可能造成出局。紧张的气氛,从一开始,就已经是弥漫在每一名炼丹师间。

能够在初赛中晋级的炼丹师,能够炼出六阶丹药的炼丹师,皆是实力超群之辈。

越是如此,越是要小心,连炼制七阶的丹药,也不保险起来。

周离知道,炼制八阶的丹药,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能够成功的人,只是少数而已。哪怕是成功了,也要看出丹的成数,有些是结丹了,但成数只有三五成的出丹率,评分也不会太高。

只有一些稳重的炼丹师们,才会炼制七阶的丹药。

七阶丹药,只要能够在品质和出丹率上有所突破,一样可以获得不菲的评

“好,现在让我们看看,希然已经完成了草药的初步比例分配,下一步将进入到草药的切割。”

这一阵解说,又是引来了一阵狂呼

很显然,这个萧毅恒对于人心的掌握,还是比较到位的,知道什么人会吸引到下面的众人。

白家。

萧毅恒的声音,横跨的区域,不仅仅广场一带,哪怕是远在白家,依然可以听得到。

白镇海坐于上首上,眼光中尽是暴虐的神色。

“查出来了没有?”

下方。

一名白家的护卫正半跪伏于地板上,脸上带着一丝惶恐:“回家主,对方很高明,化妆术很高超,每一次的角色不仅仅是面貌不同,而且连身高也各不相同,几乎无法确定对方的真实身高和样貌。唯一可以肯定的,对方武者九阶的身份。”

白镇海猛地站了起来:“混蛋,三天的时间了,你们只是查到这一点东西?武者九阶,你知道广平城有多少武者九阶的武者吗?”

“对不起,属下该死。”

从种植园被偷盗到现在,已经是三天,所获得的信息,就是以上这一些?

想到自已高价悬赏的同时,就是想将对方给找出来,但偏偏却是一场空,白白砸进去了上百万金。可气的是,原本就是自已白家的东西,却要花费如此大的费用,去买回来。

几乎可以肯定,白家的种植园被盗,与这从户籍电脑里调看小琳档案里的照片人有着绝对的关系。

白镇海咆哮起来:“如果你的死,能够赔偿这些损失,你可以去死了。”

这一次,白家在广平城,绝对是丢尽了脸面。

特别是这一个高价悬赏,不知道被多少人笑话,绝对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一个个接了任务返回来的武者,几乎将白家给堵上了,原因就是他们历尽生死,挖回来的灵药,却发现早就被人完成了。

几乎是刚发布任务,就被人完成了,这不是戏弄他们是什么?

数以万计的武者暴动起来,造成的动荡,让白家几乎被人给拆了。白家哪怕是十大家族之一又怎么样,数万的武者,他们的力量之庞大,超出想象,加上一个个情绪激动,与白家为敌,他们根本不恐。

最后,白镇海不得当机立断,用市场价五倍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中的灵药

哪怕是只有五倍,可是这些手中有着各类灵药的武者们数量之大,让白家又是填了两百余万金进去。

前后为这一件事情,单是金币,就搭进去了三百余万。可能会在台湾问题上搅些是非

这一下,不必多说,白家这一个愚蠢的骂名,绝对是跑不了了。

白镇海的心思,自然是要将这人找出来,只要找到此人,加在白家身上的笑柄,一切都会消失。也正好用这一个行动,来展现白家的强大之处。可是现在,下面的人却对自已说,连蛛丝马迹也断了,这如何不让白镇海暴怒?

下面跪着的护卫,一声不敢出。

良久,喘着气的白镇海,才是平静下来,挥手间说道:“下去吧,这一件事情,继续追查。”

这名护卫,如蒙大赦,快速退出这让他喘不过气来的书记。

门口。

白夏壑走了进来,脸上尽是欢喜之意,远远便是喊道:“父亲,所有的灵药,终于是凑齐了。”

不怪白夏壑如此激动,这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确实是让人心神气爽。

刚刚还脸色阴沉的白镇海,见到白夏壑,也是露出一个笑容来,说道:“凑齐就好。哈哈,现在放心了吧,为父说过,绝对不会让缺席这一次比赛的。我们白家,若是连你参赛的灵药也找不齐,还有什么脸面当这广平十大家黄金走势仍要看美元脸色。蒋舒指出: 近期投资者应该密切关注1月27日的美联储议息会议和1月29日公布的美国四季度GDP数据族?

“谢谢父亲,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白家丢脸的。”白夏壑捏着拳头说道

白镇海点头:“你知道就好,好好比赛,一但你能够成为神药宗的内门弟子,白家的付出,也就值得了。”

“好,现在大部分的炼丹师们,已经完成了初丹的制作,陆续地入丹。”

龟龙兽还在天空中漂浮着,偶尔间,才会动一下它的翅膀,平衡一下自已,以示它的存在。

萧毅恒就站在龟龙兽的边上,不断地解说着。

周离坐于观摩席上,倒是看得真切,每一名炼丹师从切割开始,就是只能自已动手,每一名炼丹师的手法大同小异。每一次切割,都是略为思考,才会下刀,生怕将灵药的药性给破坏掉。

切割这一个过程,就花费了小半个时辰。

现在周离总算是可以在最近的距离,看到七阶炼丹师们对初丹的制作过程,绝对是小心翼翼,每一个手法都是为了让药性发挥到最大。八阶的初丹,只有二十枚,可是许多炼丹师,却花费半个时辰。

林林总总下来,还未进入到炼丹环节,就已经是花费掉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这可是两个小时。

这一幕,刚开始周离还有些兴趣,可是越后面,几乎有一种想睡觉的感觉

不是周离没心没肺,而是他有着如此逆天的能力,真没有必要去学习这些炼丹师的作法。若是让周离这样子做,估计周离会被枯燥到死,看他们一个个脸上严肃紧张,额头上尽是一滴滴的汗滴,足见到他们内心的紧张。

随着一个个炼丹师的初丹制作成功,这才是到入丹这一关。

入丹,并没有像周离的作法,炼丹师们依然是很小心地将初丹送到丹炉中,生怕手法不精确,从而让这些初丹在入口时,有变形等影响结丹的因素出现

旁边。

两名七阶的炼丹师正在指指点点,声音虽然轻,却是清楚地传入到周离的耳朵里。

“这个杜十三,果真是黑马榜第四的人,你看他的手法,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是啊,他的手法,每一个动作如同圣曲一般,怪不得如此年纪,已经有实力冲击八阶炼丹师。”

“我看这一次,前十当中,必然有杜十三一席之地。”

“这个倒是难说。”

“萧大长老可是说了,若是他结丹,而且控制在七成出丹率以上,前十可是有他一席之地的。”

“这一届人才辈出,特别是黑马榜上的第一,这才是真正的牛人。”

“此次炼丹大赛,我们这些就悲惨了,前一千名未必有我们的份。”

两人聊着天,眼神却是一直停留在不远处的杜十三身上,专注于杜十三的每一个动作。炼丹上有着天赋的杜十三,他的每一个动作,确实是让人惊讶,已经是将炼丹变成了一门艺术。

这个杜十三,在入丹后,整个人站在炼丹炉前,无畏炼丹炉产生的高温,竟然是闭着眼睛,开始去感受炼丹炉中的温度。

仅仅是片刻间,杜十三的脸上,便是一片通红,这是高温引起的。

大汗,不断从他的身上渗出来,短短片刻间,已经是让他浑身湿透,如同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可是杜十三恍如未觉,依然是站在炼丹炉边上,静静地感受着温度,还有炼丹炉内的反应。

而杜十三的帮工,则是默默地升着火,却也动作熟悉无比,一丝多余之状也没有。

不时间,杜十三会突然靠近一些炼丹炉,几乎是贴到这滚烫的炼丹炉面上。这一种靠近的高温,甚至是让他身上的汗迹文物是历史的绝唱。因为有了文物,在这一瞬间被蒸发,形成一阵淡淡的水雾。

周离所看到的,为仅仅是杜十三,便是其他炼丹师,也是大体如此。

对于炼丹师们来说,这一种温度,早就空前习惯,加上他们许多人都是有些武者的等级,耐温上,还是远超普通人的。

从参加炼丹大赛时,就已经注定了他们每时每刻,都需要全力以赴,每一次比赛,都意味着是一场淘汰赛。

为了能够晋级,不要说这种温度,就是再高一些,他们也愿意去承受。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调理
新标家居加盟优势
鹤岗牛皮癣治疗哪家好
友情链接
济南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