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乾坤召唤第六百九十七章远古秘事9节能

2020-10-19 来源:

乾坤召唤 第六百九十七章 远古秘事(9)

“嘭”

春天海边的清晨是磨人,阳光柔而不强,空气湿漉漉一片,地面上到处被雨露打湿,走起来脚底都有些打滑。

一样宁静的清晨,一样淡淡的炊烟,一样的粥香,一样梳着两条大辫子的美丽姑娘。自那一天了解到少年的心意,解开数夜里轻叹的心结,她就像任何遇见美丽爱情的少女一样,容光焕发间,宛若换了个人般,脸上每时每刻都挂着和煦的笑意,哪怕做个饭,也能盯着灶火愣神半天,脸上满是傻傻幸福的笑容,连饭从锅里满出来都是毫发觉。”xiǎo説“xiǎo説章节

怀春的少女美丽,是因为有了爱情的温润,亦或是有着心上人整天陪在身边,守在身边,论做什么,都是满心激动。这连日来,身为旁观者的张浩明显感觉到了桃子的改变,脸色比以往加红润,人也是娇滴滴的美,反而有时一些事明朗后,与少年相处间,她倒是显得容易羞涩,甚至一个眼神的不经意碰触,都会让她心跳半天。

走出xiǎo屋,略显慵懒的伸出个懒腰,谢老者精神头十足的来到灶台旁,这几天孙女的事被解决,他同样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会儿,看到桃子坐在灶台旁,将脑袋抵在膝盖上,手中拿着一根细细的柴火棍在地上划拉着什么,被火光映衬的红扑扑脸上满是愣愣的笑意,谢老者笑着摇头,道:“傻丫头,又瞎乐什么呢?坤儿去哪了,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人影?”

“额爷爷。别耽误我煮饭。”

这道声音传来。打破了桃子xiǎo脑袋内对eilai的美美憧憬。当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了回神,低着头将手里的柴火添入灶台内。

“还煮什么煮,再煮就糊了。”望着桃子失魂落魄的模样,掀开锅盖一看,谢老者苦笑摇头,道:“问你话呢,坤儿哪去了?”

顺着谢老者掀开的锅盖一看,桃子慌忙将灶台内还未烧尽的柴火取出。抱歉道:“对不起爷爷,坤儿哥哥天方刚亮就赶去水航城,今天定做的结婚家具和用居就要取回来了。”

“看把你美的,怪不得煮饭都没心思,原来坤儿已经吃过,不用管老头子喽?”

“您説什么呢?”闻言,桃子嗔怪的埋怨一句,脸色顿时掀起两片红晕。

“好嘞,孙女高兴,爷爷吃diǎn米糊糊都行。”乐呵呵一笑。谢老者鼻中哼着xiǎo调,朝院内的桌前行去。

“嘭”

然而。静谧的气氛下一刻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沉重破门声打破,转眼,望着那半边厚重院门直接被踹飞,砸在面前不远处,谢老者的脸色突兀一变,几乎瞬间便反应过来,显然,在水飘村里有资格这般肆忌惮闯入别人宅院的人家,只有一个,贾家。

人刚反应过来,抬眼看到一群人簇拥着走入院门,当首一人可不正是贾老二?见状,谢老者连忙急走两步,陪笑道:“贾老爷,欠您的钱,早在五年前已经部结清,连本带利还的干干净净。一大早您如此大阵仗,是为何事?”

“怎么?几年没见,我还不能来看看您老人家?”虽説谢老者语气里满是恭敬,但敏锐的从那话中听出些许质问,贾老二也不生气,阴测测的笑道。

要zidao,寻常时间贾老二这等大老爷都是呆在水航城内,与各种各样的大人物打交道,如何会心血来潮的想起一位以前连正面遇上都视的糟老头子?何况对方一出面的阵仗绝对是来者不善,而此时恰巧少年又不在,因此谢老者心思电转间,脸上的笑意也是浓:“看贾老爷説的,您能来,寒舍蓬荜生辉,老头子欢迎还来不及呢!您坐。”

招呼一声后,谢老者也没多想,下意识的道:“桃子,烧茶待客。”

灶台传来一道悦耳的应声已有857个无辜生命因军人的人为因素或致命决定丧命。文章认为,让得贾老二稍稍侧目,只是缕缕烟雾间,并看不清楚桃子具体的身影,加上此次前来本就有着其他目的,他将注意力重转到谢老者身上,步入正题道:“老爷子,听説你这些年日子过的挺滋润,我了解了一下,倒是有一单买卖想跟你谈,如何?”

猛地听到这话,谢老者脸色稍稍一转,旋即连忙恢复正色,讪笑道:“过的好,也是因为运气。我不过是个糟老头子,哪有什么买卖能让贾老爷抬举?”

“少跟我装蒜。宽背八纹虾和大钳短尾蟹居于深海,寻常远航船队即使想要扑捉,非但得靠运气,也需要老船把式的经验,以及对这种海洋生物习性的把控,贾家便有专门的两只船队常年在海上漂泊,为的正是扑捉这种珍贵海鲜,供给水航城几位有钱有势的权贵。一年到头,弄到的也不过几十只。”

眼看自己刚有所提及,不谙世事的谢老者便有所变色,尽管后续掩盖的也,可如贾老二这种人的心思如何能看不出中间肯定有猫腻?当下他心思加兀定,笑道:“运气好,一次两次都説的过去。近五年时间,你一个瘸腿老头子,加上两个xiǎo毛孩,在海边玩耍一番,就一共去鱼市六趟,加起来售卖三四十只宽背八纹虾和大钳短尾蟹,鬼才相信!”

“我告诉你谢老头,这海鲜放在水航城一斤不过四十上品力石,倘若是运到帝都和帝国几大都市,没有百余枚上品力石,尝都别想尝上一口。即使卖出天价,也有许多权贵趋之若鹜。你若真有法子大量弄来这种海鲜,我保证以后你们家在水航城都是一角,怎么样?”

接触到贾老二虚为商量,实则威胁的目光,谢老者脸色阴沉的没有开口。这么多年来,他太了解前者的为人,很显然,之前尽管再三谨慎,以前者奸猾的性情还是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只是此时倘若将事情説开,要让对方zidao,贪吃蛇一天引来的宽背八纹虾和大钳短尾蟹便足抵上整个贾家数十只船队一年的收获,以贾老二的为人处世来看,结果恐怕只有一个,杀人夺宝。

“贾老爷,您真的多想了。如果老头子真有手段去限弄来那么多奇珍海鲜,哪里还会窝在这水飘村?岂不是早就带着桃子,去城里享福了?”谢老者故装苦笑摇了摇头。

“嘭”

贾老二本就是那种久在上位之人,加上这些年随着贾家家世扩大,他是有资格经常接触到诸如水航城城主这等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此时眼看其中肯定yoi,他不惜好脸相劝,面前这位在他眼里连茅坑一顿大粪都不如的老头子竟不知好歹的耍上花腔。当即他脸色一怒,一掌狠狠拍在桌子上,顿时间石桌便被拍碎成六七块碎石。能看出来,即使贾老二连神魂都未曾有资格开,这些年肯定购买了不少灵草妙药,单单这手力道,便足可以算上一位初入五重幻体的高手。

“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话我不想重复第二次,你要是再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莫要怪我动diǎn手段了!”

虽説谢老者zidao少年同样不是寻常人,但对方修行间从来都神神秘秘,而且也极其克制,他从未见过对方出手过,因此,此刻贾老二一掌将一张海石打磨的厚重桌子拍碎的主要是做运营、技术、市场场景,要来得加震撼人心。当下是坚定他不能将少年供出去的心思,论如何,倘若没有前者,恐怕他们爷孙早在几年前就keneng已经被折磨致死,哪还有这些年的好日子?

“贾老爷,有话好好説。你説我一个糟老头子,有必要骗您么?”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来之前你的腿被打断,现在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对吧?”见到谢老者仍这么嘴硬,贾老二怒极反笑,当即目光狠毒的朝旁侧两位壮汉使了个眼色,道:“剁了他的左腿,这一次我倒是看看,谁还能帮他治好!”

“是!”

“贾老爷,贾老爷饶命啊!“一言话下,直接被两位齐齐跨出一步,面目凶狠的大汉伸出铁钳般的手掌架住胳膊,稍稍用力间,谢老者的双臂被反剪抬高,他顿时觉得两条胳膊像撕裂般疼痛,腰身弯下的同时,眸中眼泪便因为剧痛不由自主的倾洒而出,当下他声音凄厉的喊叫起来,语气里满是惊恐。

其实,除开少年不説。谢老者不过是一位饱受生活摧残的农村老头,心性朴实淳厚,他又如何能与贾老二这种杀人如杀猪的心狠手辣之徒去斗?只是这会儿,他仍是死死咬紧牙关坚持不松口,为的是心里那一份感恩,不想将灾难引到少年的身上罢了。

“你们这群畜生,住手!”

自贾老二进院,再到此时骤然出手将谢老者擒住,眼看这道凄厉的求饶声传出,那两位大汉竟动于衷,其中一位直接抽出腰间的大刀,刀锋在阳光的折射下,泛起渗人的寒芒,举手便是准备落下,灶台内的桃子手持一把菜刀,横眉怒目的行出,冷声呵斥。不得不説,作为一个心性纯朴的xiǎo姑娘,自xiǎo对贾老二这种为非作歹的人便是极度反感,加上年轻气盛,此时又见自己爷爷被人制住,刀光所落,怕今天的事根本难以善了,尽管桃子心头也是被满满的恐惧充斥,但她仍不得不挺身而出。

“等等!”

当那一位洋溢着青春魅力的可人儿现身,稍稍扭头,贾老二双眸一凝,旋即爆发出强烈的精芒,立马摆手,止住了两位大汉接下来的举动(未完待续……)

小孩脾虚吃什么食物好
化瘀
孩子肚子着凉了怎么办
友情链接
济南旅游网